紫砂壶“发色”的意趣

  玩紫砂壶有个很有趣的现象,就是砂壶遇热变色——使用愈是长久、温度愈是高,则变色愈明显,愈光亮,愈可爱迷人。用收藏的行话来说,就是“发色”。

  记得几年前一个夏天的傍晚,散步经过健康路边的古玩地摊。看到一砂壶,边上刻有“清泉月下细品茶”。遂上手,感觉砂质虽粗,盖口却结合严密,认为可以,成交。

查元康作品:《神瑞》

  到家细细把玩。小汉君,桥钮盖。底款篆书“听芝”。一边刻“清泉月下细品茶”,行书,很有功底;另一边刻竹子数杆,较为随意。壶口周边刻的是钟鼎文或甲骨文,约认得“紫玉”、“月日”、“吉”几个字,其他则不认识,也顺不成句。四孔出水,一弯嘴。外表似敷了一层砖红土,以前所未见。整体感觉做壶者功力不俗。惟颜色有一种旧黄色,像评书中描写秦琼胯下骑的黄骠马那种黄,很没精神,不怎抢眼。

  投茶注水后,色显趣味出。阳光下,竟然明艳得像喝醉了酒的汉子的红脸。不错,就是那种红,还油亮亮的。

  遍找有关资料,不知“听芝”何许人也。也难怪,宜兴那地儿,湮没于时光尘埃里,不见记载的民间高手多的是。况且,砂壶之功,三分靠做工,七分在泡养。日久功成,定成大器。

  闲来把玩,竟有一种明月下,小溪边,竹林幽静,清风徐来的感觉,似与高士品茶对晤。砂壶发色的意趣,好比人之大智若愚,藏巧于拙,讷于言而敏于行;君子内华,遇时而发。

上一篇:掇球壶的结构原来这么美
下一篇:说到扬香力强,非朱泥壶莫属
返回顶部